产品分类

新闻中心
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养殖技术 > 文章
在网上Cosplay“黑社会”,也是不良文化

在网上Cosplay“黑社会”,也是不良文化

  在现代文明世界,普遍的法治、道德准则纷纷建立,效仿江湖的场景与现代社会格格不入。

  昆山男子砍人遭“反杀”事件发生后,网络社团“天安社”进入舆论视野。 这源于有人称被“反杀”的“龙哥”刘某某是天安社成员。 但“天安兄弟”微信公众号处对新京报回应,死者刘某某并非天安社成员。 在更早的媒体报道中,有天安社核心成员称“天安社没有这个人,网上都是胡说八道的。

”  由刘某某的被反杀,在短视频平台上已经“失势”的天安社再次“走红”,这个舆情转折,让很多人始料未及。

从天安社相关人员语气坚定的回应中,足见他们被“莫名波及”的“委屈”。   天安社否认刘某某是其成员,现在看来可能并不是有意切割。

尽管如此,既然天安社已经进入公共视野,对其在网上扮演“黑社会”的行为,也有必要好好审视一番。   天安社是个什么组织?有人这样描述,“天安社是一个中年男性短视频Cosplay团体,早期致力于在快手上扮演社团故事,曾经的快手天团,对中年男性有神秘诱惑力,主要生活来源是放贷和中介。 ”  天安社成员主要生活来源究竟是不是“放贷和中介”,尚难判断,但成员Cosplay“黑社会”,却是清晰无误的事实。 公开的纪录片与短视频片段显示,线下,天安社成员模仿江湖儿女聚义结拜,享受兄弟豪情的快感;线上,他们则是文花臂戴金链,直播大口吃肉大碗喝酒的粗犷生活,给人以啸聚山林的既视感。

  这一般是港台黑帮片给我们呈现的画面,但影视作品是虚构的,观众知道这是表演。

天安社成员Cosplay“黑社会”却有现实与表演夹杂之感,边界没那么清楚。

这容易造成两种完全不同的效果:因为是虚构,影视剧给人带来的或是快意恩仇之感,而Cosplay“黑社会”,则会给人传递恐惧,很多人避之唯恐不及。

  在网上Cosplay“黑社会”可能并不涉及违法,但这传递了一种不良文化。 中国传统社会有流民文化的传统,典型代表是梁山好汉。

天安社自成立时将团队人数控制在109人,似乎有向梁山好汉致敬的意思。 但在现代文明世界,普遍的法治、道德准则纷纷建立,效仿江湖的场景与现代社会格格不入,在互联网上模仿山大王那一套,也注定为主流社会所不容。

  事实上,一众光头文身戴粗金链子的莽汉,是否仅限于表演“黑社会”而没有违法犯罪行为?这值得追问。

现实中,有些混混也爱投奔组织寻找荫蔽。

若某些天安社成员主要收入来源是“收账放贷”属实,那这更需警惕:这些都是违法犯罪活动的高发领域。

  在主流社会眼中,天安社Cosplay“黑社会”的行为一点都不酷,反而有点土。 现在“龙哥”已经死在了“道”上,国家有关部门正对各类黑恶势力展开“凌厉攻势”,奉劝还在装“黑社会”的、还在玩“黑社会”的各路人马,还是赶紧洗洗睡吧。 (王言虎媒体人)+1。

养殖技术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C) 2013-2019 养殖技术-www.389744.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