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品分类

新闻中心
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养殖技术 > 文章
兰德报告《与中国开战》46000字全译本

兰德报告《与中国开战》46000字全译本

  3、上限与下限  在评估这四种模式的可能的花费、损失以及其他影响之前,有必要思考一下战争严重程度的上限和下限。

  人们可以比较容易地想象到中美之间的冲突在“低强度”型之下是什么样的。 就像俄罗斯,在干预和分割整个乌克兰的过程中同时采取着暴力和非暴力的方式。

而中国,也通过采取一系列军事和非军事的手段,以其邻国和美国的利益为代价,来推进其利益。

事实上,中国正寻求一种在东海和南海强调其广泛的海洋声索的策略:在争议水域干扰其他国家的船只,装置石油钻探设备和人工填岛,并带威胁性地提示中国与其他小国的实力差异。

  明显的是,中国是寻求在不触发美国干预的情况下孤立地向这些邻国施压。

而同样明显的是,美国和其盟国之间会进行一些互利行动。 而在中美都参与的情况下,人们可以看到一种不使用武力的冲突形式。 美国的战略是遏制中国,这一点很重要但这并不与本研究有密切关系。 虽然这种带有“灰色地带”的冲突的花费和损失比一场温和的武装冲突还要低,但正如先前所提到的,它对地区的经济贸易还是会造成一定的影响。

  而在另一端,一场长期的高强度的冲突形式并不一定是这场战争所需要的花费和损失的上限。

美国和中国是当今世界上最强大的两个国家、最大的两个经济体、三个最多人口国家中的两个,拥有大量的人力和物力资源以及难以超越的发动战争的能力。

虽然双方在和平时期拥有许多重要的共同利益,但彼此也存在相当大的“战略互疑”。

如果双方爆发了战争,双方的互疑会转变为深深的敌对,而冲突的逻辑会使在和平时期的暴力水平、持续时间和投入成本出现不合理的情况。   在现代历史中,战争涉及大国或者是双方势均力敌时,会卷入许多第三方国家(不只是战前的盟国),持续一段时间,转移至其他地区,并使交战国的经济和社会转变为战争状态下的形态。

国民的正常生活停止,大部分人或是已经准备好,或是被迫投入到为了国家的战斗中。 不只是国家,意识形态、世界观和政治体制都会陷入到对立的状态中。 不管他们的初衷是什么,战争的结果将决定哪些大国和它的集团能生存下来。 战前的国际体系将会崩塌,转而建立起新的为获胜方利益服务的体系。

因而,战败的成本要大大高于投入战斗的成本。

  考虑下拿破仑战争是如何席卷了整个欧洲,第一次世界大战是如何颠覆了几个帝国又壮大了另外几个国家,第二次世界大战盟军是如何彻底击败德国法西斯和日本军国主义而非仅仅停止他们的侵略。 在这些战例中,战争的目的和造成的破坏大大地超过了交战国早期的意图。

通常,失败一方的体制都被消灭。 而对损失的容忍程度会随着战斗的持续和惩罚损失的增加而上升。 不过也有例外的情况,普鲁士在德国统一战争中的三次胜利和美西战争中美国的胜利便是如此。 但这些都存在片面性,交战双方的国力并不匹配,并且战争迅速就结束了,没有拓展至其他大国。

  中国和美国之间的战争会像历史上大国间的战争那样具有扩张性、系统性和不顾一切的吗?在国际秩序下剩余的却是曾经给予双方帮助的共同利益,会被彼此的敌对所抹去吗?与失去这些相比,不断上升的冲突成本会是可以忍受的吗?对方是否会被妖魔化?普通民众会否成为被攻击的目标?  而这些问题的答案,老实说,没有人知道。 正如我们将可能看到的,中美之间不断加剧的敌对可能会引发一场长期的、高强度的、惨烈的战争。

而且,我们不能排除中美这样两个大国之间的战争,可能会发展成为全球性的战争:卷入其他国家,外溢至其他地区,将双方的政治制度和人口都牵扯到战斗中,最后以无条件投降、宣布和平、驻军占领、政权灭亡和产生新的统治结束。

  与此同时,现代化战争的巨大破坏力源自其以征服为目的的凶猛的地面进攻和战略轰炸。

尽管我们不能排除这样的可能,但这样的战争目的和战斗方式即使是在中美这样两个大国间的战争都不大可能会出现,除非双方在朝鲜半岛的冲突中出现了错误的估算。

此外,美国会尽力避免对中国的战略轰炸以防止演变成核战争。

话虽如此,这里为了分析而提到的长期高强度战争案例也许并不会是中美之间的战争的上限。

  在长期高强度的战争中,受到的困难和造成的伤害不断持续,这让我们又回到了一个问题上,即这样的一场战争会不会导致最终使用核武器。

我们的评估是:它的可能性非常低,因此我们在分析成本和损失时并没有将核战争所造成的影响包括在内。 这种情况的原因是:相互威慑的情况在中美的核战略关系中盛行。

  尽管如此,研究核战争的风险还是十分有价值的。

在一场长期的高强度的冲突中,可以想象,中国的政治和军事领导人会在以下情况下提出考虑使用核武器:  ●中国的军队面临着被彻底摧毁的危险。

  ●中国的国土面对美国的常规进攻已表现出毫无抵抗力;且这种进攻已广泛到不只是对准军事目标,可能还包括政治领导人。   ●国内的经济和政治环境已经糟糕到国家本身可能面临崩溃。   ●美国的常规进攻包括或被认为包括那些对中国战略威慑至关重要的力量,特别是洲际弹道导弹(ICBMs)、弹道导弹潜艇(SSBNs)和战略指挥控制系统,这些中国方面解释是为了应对美国的初始打击并且让中国免受美国的核压迫。   因此,我们并不能排除中国的领导人会认为只有在使用核武器的情况下才能使国家免遭失败和毁灭的危险。

不过,即便是在绝望的情况下,诉诸使用核武器也不会是中国唯一的选项,它也许会接受失败。

事实上,美国的核报复会使国家的破坏和崩溃程度更加严重,因而相比于核战争升级接受失败会是个更好的选择。 而且,中国一直坚守的不首先使用核武器的政策,也表明中国首先使用核武器是不可能的。   同时,如果中国的领导人面临着一个惨烈的境地,并且有理由认为美国的初始进攻便意在使中国的威慑失效,他们可能会考虑首先使用核武器(尽管客观来说这并不理性)。

但这种可能性看起来非常遥远,美国也没有理由在它即将在常规战争中取得胜利时使用核武器。   即使是这样,美国仍需要认识到在涉及中国可能认为是战略攻击的打击行动中潜在的危险性:如对中国导弹发射装置的打击,尽管这只是为了削弱中国的中程弹道导弹力量;对中国高级别指挥控制系统的打击,尽管这只是为了削弱中国常规军事行动的能力;对战略系统的网络攻击;对北京的直接攻击(不管以何理由);以及提高美国的导弹防御力量,这可能会被视为削弱中国的战略反击能力。

还需要注意的是,中国可能会察觉到美国的常规军事力量(比如全球打击、网络攻击、反卫星武器)存在旨在使中国的战略威慑能力失效的潜在可能。   如上所说,即使在长期高强度的战争中处于极其绝望的境地,中国首先使用核武器的可能性也很低,而美国在对中国国土进行攻击时会非常小心谨慎地应对中国所认为的关键的威慑力量,这将使中国首先使用核武的可能性更低。   至于美国发动与中国的核战争,这看起来更加牵强。

与当时除非美国使用核武器否则无法阻止苏联企图击败北约统治欧洲的情况不同,中美战争的风险无法论证中国会对美国造成怎样的难以估算的伤害。 更直白地说,苏联对北约的威胁是确实存在的,但中国对美国在东亚的盟友和利益的威胁却不是。 鉴于此,目前美国公开的政策表明在与中国的战争中不会考虑首先使用核武器,即便战争的情况变得很糟糕。

  综上,中美之间的战争不会走向全球化和核武化,在这两者的任何一种情况下,对双方乃至全球造成的损失和影响,将会超过原来对于一场发生在西太平洋地区的长期高强度战争的预估。 不过,发生真正灾难的可能性是需要仔细分析战争的各种风险和可能的情况。

养殖技术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C) 2013-2019 养殖技术-www.389744.com All Rights Reserved.